信息详情
当前位置 >  主页 >  信息详情
出版社快餐式生产造就“翻译狂人”

点击数:3400 发布时间:2008/4/19 17:23:54 发布者:stevezz007


姜志辉十年译20部书,多出自名社
  专家:傅雷1本书译10 《哈7》译仨月
  出版社:编辑不懂法语 不专业
 
  复旦大学副教授姜志辉以一年两本的速度翻译学术著作,被人批为“翻译狂人”,“他一本书仅前十几页就有55处错误”。不少网友质问:为什么这样的学术书籍也能出版?出版社到底有没有一个健全的遴选、审核机制,有没有人该为此负责?

  国内近年出版的译作水平普遍下降,是什么原因?出版界面临的这个难题能得到解决吗?记者采访发现,目前国内大部分学术著作的翻译已经进入了“快餐式”生产,读者不买账也就势在必然。

  这些译作出自著名出版社 让读者吃惊

  姜志辉译作在网上被批早有“旧账”

  网友“羽熊”的一篇帖子《姜志辉:“强奸”阿伦特〈精神生活〉的中国翻译家》被广泛转载。该帖列出了姜译《精神生活》(江苏教育出版社)55处错误,并称这只是从前十几页找出的。该帖直斥姜志辉“不是在翻译阿伦特,而是在强奸阿伦特”。

      

  实际上,姜志辉译作在网上被批早有“旧账”。在2005年夏,就已有网友集中火力,指出姜志辉另一本译作《创造进化论》的“多个错误”。

  在署名Malebranche的《评商务新版的〈创造进化论〉》一帖中这样写到:

  “笔者翻开这个新译本,吃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确凿无疑的是,商务新版的《创造进化论》创造了新的纪录:一百年来最糟糕的《创造进化论》中译本……译者的法文水准之差着实令人瞠目结舌,对柏格森哲学的了解恐怕也接近于零。这个译本无页不错,无段不错,几乎是无句不错。……笔者不过核对了三段,刚刚两页半的篇幅,所发现的问题错误已经在二三十处以上,还没有算重复的错误。姜译《创造进化论》总共有306页,其中又会有多少讹误呢?……这样的译著又有多少学术价值呢?”

  译作出自著名出版社 读者吃惊

  让网友最吃惊的,还不是这些书错误多,而是它们出自一些著名的出版社。如《创造进化论》就由在读者中素有口碑、大名鼎鼎的商务印书馆出版。

  姜志辉前后翻译过《创造进化论》、《历史与真理》、《知觉现象学》、《黑格尔导读》等,其中多为商务印书馆的版本。

  商务印书馆在一般读者看来,是声誉相当好的出版社。许多网友对此非常不解:一直都相信商务印书馆,没想到他们居然也能出这种质量的书!

  网友Malebranche就在《评商务新版的〈创造进化论〉》一文中质问:最可怕的是,这样明显质量低下的译著,竟由中国最负盛名的出版社一路绿灯地出版问世,岂非咄咄怪事?笔者很想知道本书的责任编辑是谁,但是反复翻检全书,也找不出责任编辑的名字……我们的学术界、翻译界、出版界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才诞生了这种怪事?

  译者姜志辉:如果引起大家重视,我名誉烂掉也值得

  我是出了一些错,但没网上说的那么多

  在跟记者谈到这件事时,姜志辉反复强调了自己作品的质量,他说,“我的译作基本上属于免检产品,以前在商务印书馆出的几本书还是很好的。”

  “你别看他们给《精神生活》挑了不少错,但那是前言部分,后面的主体部分我认为翻得相当不错。”姜志辉对记者说。

  姜志辉很自信:“我翻译有一个特点,就是很会根据作者的思路去翻。但那本书的前言部分,作者思维是跳跃式的,而且引用非常多,确实出了一些纰漏,但这些纰漏绝没有网上他们说的那么多。”

  在商务印书馆网站论坛上,姜志辉同他的一些批评者展开了辩论。该论坛现在已关闭,但根据网上留存的一些网页,还可以看到姜志辉这样辩护:

  “这些错误的原因是各种各样的,如输入和笔误等等,也有一下子转不过弯来的,就像电脑死机。也有排版时转换的错误,等等。”

  青年周末:那么你认为他们指出的55处错误,大概有多少是成立的?

  姜志辉:这个我没有统计,错的地方我承认错误,但反正好多地方是赖到我头上的。一般出版物允许出错的比例是万分之一。实际上我这些出版物,远远比这个比例要低。

  青年周末:那么你的译作的错误率具体是多少?

  姜志辉:这个东西我不好说。错误的地方肯定是有的,但差错的原因很多。如果他们能平和的对我指出那些错误,我更能接受。现在他们这样骂我,我很生气,也很不服气。

  我翻译的领域相当广

  网友的批评近日被媒体报道后,920日,译者姜志辉在博客中国新开了一个专栏,发表《翻译和挨打》一文进行回应:

  “我因在阿伦特《精神生活·思维》译本的导论部分的前十几页中出了昏招(借用一下棋圣聂卫平的词汇),弄得满盘皆输,并且导致盘盘皆输,在网上被骂得狗血喷头。我被未署实名的网友骂,倒也算了,连有实名的人物也出来起哄……”

  一些网友在评论此事时认为,像《精神生活》、《创造进化论》都是哲学界的顶尖著作,而译者姜志辉是非哲学专业出身,对该专业没吃透。

  姜志辉对此不服。他对记者说:“学科的分类都是人为的,哪有专业分得那么细?”

  今年52岁的姜志辉,是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心理学系的副教授,每周都要给复旦学生上课。心理学是姜志辉的主业,他说自己从事翻译,只是业余爱好。不过他认为自己是有哲学底子的,“没有底子的话,我不会出那么多译作,出版社难道都是傻瓜吗?”

  实际上,姜志辉翻译的领域相当宽,在他迄今翻译的20多本书中,一半是哲学书,另一半既包括心理学,还包括历史、医学等方面。

  翻译速度是加快了

  10年翻译生涯,姜志辉出了20多本书,平均速度是每年两本。“如果是大部头的书,要花一两年,薄一些的书翻半年的也有。平均下来是一年两本。”

  在2003年以前,姜志辉在翻译时主要靠手写,用的时间比现在长,如商务印书馆出的《知觉现象学》,是2002年用了将近一年半时间翻译的。

  2003年,姜志辉翻译《创造进化论》,开始用电脑操作,速度就加快了。这本书用了不到一年时间翻译完了。而2006年的《精神生活》,长达两卷本的篇幅,只用了8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网上备受非议、且被网友一一指摘错误的两本书,也正是姜志辉开始用电脑之后的《创造进化论》和《精神生活》。

  除了法语是专业学过的以外,他说英语、德语、拉丁语、希腊语自己都“知道一些”,“翻译这么多书没有请教过任何人,全凭一己之力。”

  有网友怀疑姜志辉可能使用了一些翻译软件,如“金山词霸”等来辅助翻译。姜志辉说这纯粹是“瞎说八道”。

  跟出版社编辑沟通不够

  在接受《青年周末》记者采访时,姜志辉表示,译者难免会出错,出错的原因很多。比如编辑非常重要。现在的翻译水平不比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差,主要是那时的编辑很认真。姜志辉说,他的一些书被编辑给改得一塌糊涂。“他们的水平没有达到我的水平,把一些本来是正确的都改错了。还有的时候,我的稿子是对的,出版社编辑后也是对的,但变成胶片之后就错了。”

  在出版《精神生活》的过程中,姜志辉跟编辑的联系并不多。《精神生活》两卷本的第一次印刷是20068月,江苏教育出版社后来还进行了第二次印刷。

  在看到网上羽熊的文章后,姜志辉根据网友指出的那些错误,马上做了一些修改,给编辑寄过去了,这样在第二次印刷中就改了一些。“但后来编辑也没再跟我联系,还有一些错误就没改。”

  学术界对翻译一直不太重视

  在博客中国专栏那篇文章的结尾,姜志辉说,译者始终处在挨打的境地,“呜呼,要摆脱挨打的命运,只有不翻译”。

  姜志辉为自己的辩护词,多少也道出了当今哲学著作翻译的困境。

  译者被骂的确实不少。清华大学的王晓朝教授翻译《柏拉图全集》很有名,但一样也在网上被人骂。在不少论坛和博客,记者都看到类似这样的网友评论:“太拙劣了!”、“错得太小儿科,太离谱了!难以置信这是一位西方哲学史专业研究者能够犯下的错误!”

  翻译者的处境本来就不好,还要承受网友在网上挑错。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姜志辉认为现在翻译工作不景气,最大的问题是稿费太低了。

  “哲学著作的翻译确实非常难,收入又低,千字五六十元,全国一般是这样。有些是别人翻到一半,翻不下去了,然后出版社找到我。我自己有一些兴趣,没兴趣的话根本干不下去。我要去外面上课,赚的钱比这个多多了。”

  “在学校里,我翻一本书的分量,没有写一篇论文来得重要。”姜志辉还说,他在学校里从来没拿到什么奖励,学术界对翻译也一直都不太重视,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我希望能通过你发这篇报道,使得我们国家对翻译工作重视起来。至于我个人,哪怕我的名誉都烂掉了,哪怕大家都踩在我的肩上,如果我们的翻译工作有更多一些空间的话,我觉得还是值得的。”在采访结束时,姜志辉对记者这样说。

  出版社:我们没法校勘翻译上的对错

  记者找到了商务印书馆译作编辑室主任陈小文,但陈主任表示,自己看过网上那些批评帖子,但这事涉及商务印书馆的声誉,他不便接受采访。

  出版《精神生活》的江苏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辑王巧林,对记者介绍了当时邀请姜志辉翻译此书的情况。

  翻译出错 译者自己负责

  出版社给译者的翻译时间是很短。这一点无论是姜志辉本人,还是出版社,都对此并不否认。

  王巧林说,版权合同通常是签5年,但合同往往规定在买下来之后,必须在6个月或者1年内出版。这样留给译者的时间就很短了。

  青年周末:一般你们会找什么样的译者?

  王巧林:编辑一般会找自己知道的人,有一定影响的,而且一定是要翻译过一些图书的,比如像姜志辉就翻译过很多著作,不少是商务印书馆的。

  青年周末:如翻译出错,你们会处罚译者吗?

  王巧林:通常是译者文责自负。不好对他们处罚,因为译作的错误当时反映不出来,有一些滞后性,而根据合同,稿酬此前就已经付了。


  出版社没有懂法文的 看不出错误

  同国内大多数出版社一样,江苏教育出版社也没有自己的翻译队伍。实际上,只有译林、上海译文等少数对口出版社会有自己的翻译人员。

  有网友指责说,译作错误太多,是编辑把关不严。但中国人民大学研究出版学的张子辉副教授说,编辑一般不是专业人士,主要是检查出版过程中的差错有多少,比如标点符号等是否符合出版规范,至于深层次内容,编辑做不了多大改变。

  这一说法也被江苏教育出版社的王巧林副总编辑证实。“我看过网上那篇文章。究竟情况如何,我们不太清楚。《精神生活》是姜志辉直接从法文翻过来的,但我们出版社没有懂法文的编辑,所以没法统计它的错误率。”

  人大出版学副教授:译作水平下降 缘于“快餐式生产”

  张子辉(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出版发行研究室主任)认为,现在翻译作品水平的确比以前下降了,主要由三个原因造成。

  出版社可能会追求短期利益

  首先是出版社的体制问题。出版业在市场化之前,一般不用为生存担忧,能够沉下心来做一些工作。但现在问题也正出在这里,出版社要兼顾两头,一方面是追逐经济利益,没有钱就活不下去;但另一方面,出版社如何牺牲一些短期利益来保证出版物的质量?

  至于行业协会或新闻出版管理机构等组织和机构,只能通过一些质量检查来评定优秀出版物,定期颁一个奖。出版物水平下降,如非政治错误而仅是文字水平下降,出版社一般不会为此受到处罚。

  张子辉强调说,对那些艰深的学术著作的翻译,必须要当事业来看待,这就需要出版社有经济实力的支撑。而像有些老牌的出版社声誉很高,但主要靠工具书盈利,实力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般雄厚,甚至可以说逐年下降。至于那些小的出版社,更是会在拿到版权后,急于马上创利。

  现在翻译主要是当一个挣钱的机会

  其次,也是很重要的一点,以前的翻译多是主动翻译,不是被动翻译。

  所谓主动翻译,就是翻译者自己感兴趣,他们先跟版权方谈好版权事宜,然后开始翻,翻完之后,再去找出版社出版。那时社会上有一批专门的翻译家,如像傅雷等人,水平很高,对所翻译的作品很在行。但如今这样的专业翻译家是少之又少。

  现在一般的情况是,出版社先拿到书的出版权,然后再去找译者来翻。很可能出现的局面就是:翻译者对这本书不熟悉,本人没兴趣,完全是当作一个挣钱的机会来完成任务。

  现在暴露出来的翻译问题,更多是理解上的不到位。在一些较专深的学科,有的翻译者本人就没有吃透这个专业,出版社只是因为他的外语水平好,就把这个著作交给他了。

  比如起初在翻译《哈利波特1》的时候,人民文学出版社曾请的是著名的老翻译家。但水平很高的老先生,翻译这种针对少儿的奇幻作品,还是不到位,因为在理解和表述等方面不具有共同兴趣。后来出版社选择了年轻的马爱农姐妹。

  《哈7》只有短短三个月翻译时间

  第三个原因,在于翻译时间的变化。

  以前的翻译家在动手翻译前,常常已做了多年准备工作,翻译过程甚至会更长。傅雷曾经有一部作品,拿在手上长达近十年。他长期当作一个爱好,每天翻一点,碰到哪里不懂的,就去研究。这样翻译出来的书,当然是真正的精品。

  而现在出版社拿到版权后,时间非常有限。一旦拿到合同,出版社就希望尽快推出,没耐心让译者翻一两年甚至三四年,不可能让你磨到位了再出版。逼得你必须迅速拿出来,基本上可以看作“快餐式生产”。

  包括现在《哈利波特7》在7月拿到中文版权,10月份就要推向市场,这也是被逼的——你再不出来,网上盗版翻译的已经到处都是了。

  三个月时间,翻译《哈7》这样一本七百页左右的作品,即便对于马爱农姐妹这样已经有翻译惯性的,张子辉副教授还是觉得很仓促。“这对翻译水平当然影响很大,要是学术著作的话,当然就更受影响了!

  不妨借鉴国外来招投标

  对译者进行版税提成

  张子辉副教授认为,现在是一个快速积累的阶段,出版社有自己的苦处,都想尽快发展壮大起来,一时的实力又不够,就难免会牺牲质量,这成为出版业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

  长期研究出版业的张子辉提出两条思路。

  第一是聘请译者时,对翻译公司或个人招标。翻得好的进行奖励,翻得差的罚款。现在国外出版社采用这种办法相当普遍,他们会进行比较,衡量以什么样的价格来找相应的翻译者,大牌出版社不会为了挣钱而损失质量。但国内很少这样做。

  姜志辉说,他所翻译的那20多本书,只有一本《知觉现象学》是出版社按版税付稿酬,其他都是一次性付清。

  现在国内基本都是这种情况。像《哈利波特》这样的畅销翻译书,也都是一次性稿酬,哪怕卖出去500万册,翻译者马爱农姐妹也不会拿更多钱。而在国外,几乎百分之百都是版税提成。

  “多卖一本书,翻译者就能多拿到一些钱,这样他就会更加主动一些。现在的翻译稿费,那些大学教授肯定不会做。除非你大幅度提高稿酬,让收入跟他的付出成正比,这样他才能做好。”

  改变现状很难,但商业上的问题,还需要商业自己来解决。“市场会进行检验,你的出版物质量太差,最后被市场淘汰的就是你自己。”张子辉说。

  姜志辉此前翻译过多本著作,在出版界比较有名,江苏教育出版社才会主动找到他。但他现在手头已经没有翻译活儿了,他说自己以后可能也不会怎么翻了。“网上批评了我这么多,可能出版社就会担心我翻译的书卖不掉。”

  -925日,姜志辉被批“错误百出”的译作在书店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