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界 - 译界动态 - 资料列表
 
网站首页翻译职场翻译学习 翻译人生公示语区美文赏析译界动态翻译笑话翻译文化翻译论坛
  今天日期:   您的位置: 翻译界 >> 译界动态
用户名 密码  会员找回密码
标题内容
返回 推荐文章

出版社快餐式生产造就“翻译狂人”

    来源:青年周末  浏览次数:2927  添加时间:2008/4/19 17:23:54

姜志辉十年译20部书,多出自名社
  专家:傅雷1本书译10 《哈7》译仨月
  出版社:编辑不懂法语 不专业
 
  复旦大学副教授姜志辉以一年两本的速度翻译学术著作,被人批为“翻译狂人”,“他一本书仅前十几页就有55处错误”。不少网友质问:为什么这样的学术书籍也能出版?出版社到底有没有一个健全的遴选、审核机制,有没有人该为此负责?

  国内近年出版的译作水平普遍下降,是什么原因?出版界面临的这个难题能得到解决吗?记者采访发现,目前国内大部分学术著作的翻译已经进入了“快餐式”生产,读者不买账也就势在必然。

  这些译作出自著名出版社 让读者吃惊

  姜志辉译作在网上被批早有“旧账”

  网友“羽熊”的一篇帖子《姜志辉:“强奸”阿伦特〈精神生活〉的中国翻译家》被广泛转载。该帖列出了姜译《精神生活》(江苏教育出版社)55处错误,并称这只是从前十几页找出的。该帖直斥姜志辉“不是在翻译阿伦特,而是在强奸阿伦特”。

      

  实际上,姜志辉译作在网上被批早有“旧账”。在2005年夏,就已有网友集中火力,指出姜志辉另一本译作《创造进化论》的“多个错误”。

  在署名Malebranche的《评商务新版的〈创造进化论〉》一帖中这样写到:

  “笔者翻开这个新译本,吃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确凿无疑的是,商务新版的《创造进化论》创造了新的纪录:一百年来最糟糕的《创造进化论》中译本……译者的法文水准之差着实令人瞠目结舌,对柏格森哲学的了解恐怕也接近于零。这个译本无页不错,无段不错,几乎是无句不错。……笔者不过核对了三段,刚刚两页半的篇幅,所发现的问题错误已经在二三十处以上,还没有算重复的错误。姜译《创造进化论》总共有306页,其中又会有多少讹误呢?……这样的译著又有多少学术价值呢?”

  译作出自著名出版社 读者吃惊

  让网友最吃惊的,还不是这些书错误多,而是它们出自一些著名的出版社。如《创造进化论》就由在读者中素有口碑、大名鼎鼎的商务印书馆出版。

  姜志辉前后翻译过《创造进化论》、《历史与真理》、《知觉现象学》、《黑格尔导读》等,其中多为商务印书馆的版本。

  商务印书馆在一般读者看来,是声誉相当好的出版社。许多网友对此非常不解:一直都相信商务印书馆,没想到他们居然也能出这种质量的书!

  网友Malebranche就在《评商务新版的〈创造进化论〉》一文中质问:最可怕的是,这样明显质量低下的译著,竟由中国最负盛名的出版社一路绿灯地出版问世,岂非咄咄怪事?笔者很想知道本书的责任编辑是谁,但是反复翻检全书,也找不出责任编辑的名字……我们的学术界、翻译界、出版界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才诞生了这种怪事?

  译者姜志辉:如果引起大家重视,我名誉烂掉也值得

  我是出了一些错,但没网上说的那么多

  在跟记者谈到这件事时,姜志辉反复强调了自己作品的质量,他说,“我的译作基本上属于免检产品,以前在商务印书馆出的几本书还是很好的。”

  “你别看他们给《精神生活》挑了不少错,但那是前言部分,后面的主体部分我认为翻得相当不错。”姜志辉对记者说。

  姜志辉很自信:“我翻译有一个特点,就是很会根据作者的思路去翻。但那本书的前言部分,作者思维是跳跃式的,而且引用非常多,确实出了一些纰漏,但这些纰漏绝没有网上他们说的那么多。”

  在商务印书馆网站论坛上,姜志辉同他的一些批评者展开了辩论。该论坛现在已关闭,但根据网上留存的一些网页,还可以看到姜志辉这样辩护:

  “这些错误的原因是各种各样的,如输入和笔误等等,也有一下子转不过弯来的,就像电脑死机。也有排版时转换的错误,等等。”

  青年周末:那么你认为他们指出的55处错误,大概有多少是成立的?

  姜志辉:这个我没有统计,错的地方我承认错误,但反正好多地方是赖到我头上的。一般出版物允许出错的比例是万分之一。实际上我这些出版物,远远比这个比例要低。

  青年周末:那么你的译作的错误率具体是多少?

  姜志辉:这个东西我不好说。错误的地方肯定是有的,但差错的原因很多。如果他们能平和的对我指出那些错误,我更能接受。现在他们这样骂我,我很生气,也很不服气。

  我翻译的领域相当广

  网友的批评近日被媒体报道后,920日,译者姜志辉在博客中国新开了一个专栏,发表《翻译和挨打》一文进行回应:

  “我因在阿伦特《精神生活·思维》译本的导论部分的前十几页中出了昏招(借用一下棋圣聂卫平的词汇),弄得满盘皆输,并且导致盘盘皆输,在网上被骂得狗血喷头。我被未署实名的网友骂,倒也算了,连有实名的人物也出来起哄……”

  一些网友在评论此事时认为,像《精神生活》、《创造进化论》都是哲学界的顶尖著作,而译者姜志辉是非哲学专业出身,对该专业没吃透。

  姜志辉对此不服。他对记者说:“学科的分类都是人为的,哪有专业分得那么细?”

  今年52岁的姜志辉,是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心理学系的副教授,每周都要给复旦学生上课。心理学是姜志辉的主业,他说自己从事翻译,只是业余爱好。不过他认为自己是有哲学底子的,“没有底子的话,我不会出那么多译作,出版社难道都是傻瓜吗?”

  实际上,姜志辉翻译的领域相当宽,在他迄今翻译的20多本书中,一半是哲学书,另一半既包括心理学,还包括历史、医学等方面。

  翻译速度是加快了

  10年翻译生涯,姜志辉出了20多本书,平均速度是每年两本。“如果是大部头的书,要花一两年,薄一些的书翻半年的也有。平均下来是一年两本。”

  在2003年以前,姜志辉在翻译时主要靠手写,用的时间比现在长,如商务印书馆出的《知觉现象学》,是2002年用了将近一年半时间翻译的。

  2003年,姜志辉翻译《创造进化论》,开始用电脑操作,速度就加快了。这本书用了不到一年时间翻译完了。而2006年的《精神生活》,长达两卷本的篇幅,只用了8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网上备受非议、且被网友一一指摘错误的两本书,也正是姜志辉开始用电脑之后的《创造进化论》和《精神生活》。

  除了法语是专业学过的以外,他说英语、德语、拉丁语、希腊语自己都“知道一些”,“翻译这么多书没有请教过任何人,全凭一己之力。”

  有网友怀疑姜志辉可能使用了一些翻译软件,如“金山词霸”等来辅助翻译。姜志辉说这纯粹是“瞎说八道”。

  跟出版社编辑沟通不够

  在接受《青年周末》记者采访时,姜志辉表示,译者难免会出错,出错的原因很多。比如编辑非常重要。现在的翻译水平不比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差,主要是那时的编辑很认真。姜志辉说,他的一些书被编辑给改得一塌糊涂。“他们的水平没有达到我的水平,把一些本来是正确的都改错了。还有的时候,我的稿子是对的,出版社编辑后也是对的,但变成胶片之后就错了。”

  在出版《精神生活》的过程中,姜志辉跟编辑的联系并不多。《精神生活》两卷本的第一次印刷是20068月,江苏教育出版社后来还进行了第二次印刷。

  在看到网上羽熊的文章后,姜志辉根据网友指出的那些错误,马上做了一些修改,给编辑寄过去了,这样在第二次印刷中就改了一些。“但后来编辑也没再跟我联系,还有一些错误就没改。”

  学术界对翻译一直不太重视

  在博客中国专栏那篇文章的结尾,姜志辉说,译者始终处在挨打的境地,“呜呼,要摆脱挨打的命运,只有不翻译”。

  姜志辉为自己的辩护词,多少也道出了当今哲学著作翻译的困境。

  译者被骂的确实不少。清华大学的王晓朝教授翻译《柏拉图全集》很有名,但一样也在网上被人骂。在不少论坛和博客,记者都看到类似这样的网友评论:“太拙劣了!”、“错得太小儿科,太离谱了!难以置信这是一位西方哲学史专业研究者能够犯下的错误!”

  翻译者的处境本来就不好,还要承受网友在网上挑错。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姜志辉认为现在翻译工作不景气,最大的问题是稿费太低了。

  “哲学著作的翻译确实非常难,收入又低,千字五六十元,全国一般是这样。有些是别人翻到一半,翻不下去了,然后出版社找到我。我自己有一些兴趣,没兴趣的话根本干不下去。我要去外面上课,赚的钱比这个多多了。”

  “在学校里,我翻一本书的分量,没有写一篇论文来得重要。”姜志辉还说,他在学校里从来没拿到什么奖励,学术界对翻译也一直都不太重视,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我希望能通过你发这篇报道,使得我们国家对翻译工作重视起来。至于我个人,哪怕我的名誉都烂掉了,哪怕大家都踩在我的肩上,如果我们的翻译工作有更多一些空间的话,我觉得还是值得的。”在采访结束时,姜志辉对记者这样说。

  出版社:我们没法校勘翻译上的对错

  记者找到了商务印书馆译作编辑室主任陈小文,但陈主任表示,自己看过网上那些批评帖子,但这事涉及商务印书馆的声誉,他不便接受采访。

  出版《精神生活》的江苏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辑王巧林,对记者介绍了当时邀请姜志辉翻译此书的情况。

  翻译出错 译者自己负责

  出版社给译者的翻译时间是很短。这一点无论是姜志辉本人,还是出版社,都对此并不否认。

  王巧林说,版权合同通常是签5年,但合同往往规定在买下来之后,必须在6个月或者1年内出版。这样留给译者的时间就很短了。

  青年周末:一般你们会找什么样的译者?

  王巧林:编辑一般会找自己知道的人,有一定影响的,而且一定是要翻译过一些图书的,比如像姜志辉就翻译过很多著作,不少是商务印书馆的。

  青年周末:如翻译出错,你们会处罚译者吗?

  王巧林:通常是译者文责自负。不好对他们处罚,因为译作的错误当时反映不出来,有一些滞后性,而根据合同,稿酬此前就已经付了。


  出版社没有懂法文的 看不出错误

  同国内大多数出版社一样,江苏教育出版社也没有自己的翻译队伍。实际上,只有译林、上海译文等少数对口出版社会有自己的翻译人员。

  有网友指责说,译作错误太多,是编辑把关不严。但中国人民大学研究出版学的张子辉副教授说,编辑一般不是专业人士,主要是检查出版过程中的差错有多少,比如标点符号等是否符合出版规范,至于深层次内容,编辑做不了多大改变。

  这一说法也被江苏教育出版社的王巧林副总编辑证实。“我看过网上那篇文章。究竟情况如何,我们不太清楚。《精神生活》是姜志辉直接从法文翻过来的,但我们出版社没有懂法文的编辑,所以没法统计它的错误率。”

  人大出版学副教授:译作水平下降 缘于“快餐式生产”

  张子辉(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出版发行研究室主任)认为,现在翻译作品水平的确比以前下降了,主要由三个原因造成。

  出版社可能会追求短期利益

  首先是出版社的体制问题。出版业在市场化之前,一般不用为生存担忧,能够沉下心来做一些工作。但现在问题也正出在这里,出版社要兼顾两头,一方面是追逐经济利益,没有钱就活不下去;但另一方面,出版社如何牺牲一些短期利益来保证出版物的质量?

  至于行业协会或新闻出版管理机构等组织和机构,只能通过一些质量检查来评定优秀出版物,定期颁一个奖。出版物水平下降,如非政治错误而仅是文字水平下降,出版社一般不会为此受到处罚。

  张子辉强调说,对那些艰深的学术著作的翻译,必须要当事业来看待,这就需要出版社有经济实力的支撑。而像有些老牌的出版社声誉很高,但主要靠工具书盈利,实力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般雄厚,甚至可以说逐年下降。至于那些小的出版社,更是会在拿到版权后,急于马上创利。

  现在翻译主要是当一个挣钱的机会

  其次,也是很重要的一点,以前的翻译多是主动翻译,不是被动翻译。

  所谓主动翻译,就是翻译者自己感兴趣,他们先跟版权方谈好版权事宜,然后开始翻,翻完之后,再去找出版社出版。那时社会上有一批专门的翻译家,如像傅雷等人,水平很高,对所翻译的作品很在行。但如今这样的专业翻译家是少之又少。

  现在一般的情况是,出版社先拿到书的出版权,然后再去找译者来翻。很可能出现的局面就是:翻译者对这本书不熟悉,本人没兴趣,完全是当作一个挣钱的机会来完成任务。

  现在暴露出来的翻译问题,更多是理解上的不到位。在一些较专深的学科,有的翻译者本人就没有吃透这个专业,出版社只是因为他的外语水平好,就把这个著作交给他了。

  比如起初在翻译《哈利波特1》的时候,人民文学出版社曾请的是著名的老翻译家。但水平很高的老先生,翻译这种针对少儿的奇幻作品,还是不到位,因为在理解和表述等方面不具有共同兴趣。后来出版社选择了年轻的马爱农姐妹。

  《哈7》只有短短三个月翻译时间

  第三个原因,在于翻译时间的变化。

  以前的翻译家在动手翻译前,常常已做了多年准备工作,翻译过程甚至会更长。傅雷曾经有一部作品,拿在手上长达近十年。他长期当作一个爱好,每天翻一点,碰到哪里不懂的,就去研究。这样翻译出来的书,当然是真正的精品。

  而现在出版社拿到版权后,时间非常有限。一旦拿到合同,出版社就希望尽快推出,没耐心让译者翻一两年甚至三四年,不可能让你磨到位了再出版。逼得你必须迅速拿出来,基本上可以看作“快餐式生产”。

  包括现在《哈利波特7》在7月拿到中文版权,10月份就要推向市场,这也是被逼的——你再不出来,网上盗版翻译的已经到处都是了。

  三个月时间,翻译《哈7》这样一本七百页左右的作品,即便对于马爱农姐妹这样已经有翻译惯性的,张子辉副教授还是觉得很仓促。“这对翻译水平当然影响很大,要是学术著作的话,当然就更受影响了!

  不妨借鉴国外来招投标

  对译者进行版税提成

  张子辉副教授认为,现在是一个快速积累的阶段,出版社有自己的苦处,都想尽快发展壮大起来,一时的实力又不够,就难免会牺牲质量,这成为出版业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

  长期研究出版业的张子辉提出两条思路。

  第一是聘请译者时,对翻译公司或个人招标。翻得好的进行奖励,翻得差的罚款。现在国外出版社采用这种办法相当普遍,他们会进行比较,衡量以什么样的价格来找相应的翻译者,大牌出版社不会为了挣钱而损失质量。但国内很少这样做。

  姜志辉说,他所翻译的那20多本书,只有一本《知觉现象学》是出版社按版税付稿酬,其他都是一次性付清。

  现在国内基本都是这种情况。像《哈利波特》这样的畅销翻译书,也都是一次性稿酬,哪怕卖出去500万册,翻译者马爱农姐妹也不会拿更多钱。而在国外,几乎百分之百都是版税提成。

  “多卖一本书,翻译者就能多拿到一些钱,这样他就会更加主动一些。现在的翻译稿费,那些大学教授肯定不会做。除非你大幅度提高稿酬,让收入跟他的付出成正比,这样他才能做好。”

  改变现状很难,但商业上的问题,还需要商业自己来解决。“市场会进行检验,你的出版物质量太差,最后被市场淘汰的就是你自己。”张子辉说。

  姜志辉此前翻译过多本著作,在出版界比较有名,江苏教育出版社才会主动找到他。但他现在手头已经没有翻译活儿了,他说自己以后可能也不会怎么翻了。“网上批评了我这么多,可能出版社就会担心我翻译的书卖不掉。”

  -925日,姜志辉被批“错误百出”的译作在书店销售

·上篇文章:提高中译外水平乃当务之急
·下篇文章:学术繁荣与翻译质量成反比
 中国外交部的俊男美女翻译员..
 外交部翻译年薪50万?
 翻译“烦恼”有烦恼
 广州翻译市场空间很大 全市考..
 翻译领域证书
 “超白金”翻译小时工 一年能..
 当前翻译市场状况
 中国翻译产值每年近300亿 将..
 世界翻译大会首次在中国举办..
 人大代表呼吁政府应大力发展..
 外语院校
 大连外国语学院
 解放军外国语学院
 四川外国语学院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上海外国语大学
 北京外国语大学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天津外国语学院
 西安外国语大学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返回
  关于我们 广告 免费发布 网站声明 友情链接 外语院校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7-2009 『翻译界』网 版权所有
ICP0919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