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界 - 译界动态 - 资料列表
 
网站首页翻译职场翻译学习 翻译人生公示语区美文赏析译界动态翻译笑话翻译文化翻译论坛
  今天日期:   您的位置: 翻译界 >> 译界动态
用户名 密码  会员找回密码
标题内容
返回 推荐文章

瑞典名著被人翻译得错误百出

  作者:高锋  来源:翻译界  浏览次数:1302  添加时间:2016/6/4 11:23:59

瑞典名著被人翻译得错误百出

-----The Emil book was translated badly in China

高锋[1]

 

阿斯特丽德·林格伦(Astrid Lindgren)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瑞典儿童文学大师。1985年5月31日笔者有幸到她家做客时,林格伦对笔者翻译并出版了她的《淘气包艾米尔》[2]非常高兴。她介绍说,艾米尔人物创作取材于她父亲幼年的经历。像许多孩子一样,他善良、勇敢,只是因为生性好动,才搞了不少“恶作剧”,为村里人所不容。她说,这一类孩子虽然不那么讨人喜欢,但富有创造力,往往更能成就大事。我撰写此书就是要为他们正名。”

 

正反主角的职务全被翻错

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作者在书中描述了艾米尔搞的十多个恶作剧,强调艾米尔的淘气往往事出偶然,最后艾米尔以在暴风雪中冒死抢救病人的英雄壮举赢得了广泛赞扬。在书中,艾米尔妈妈虽然也为儿子的前途担忧,但她坚信艾米尔善良勇敢的本质,坚信他将来会变成一个大人物 ---市政委员会主席,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市长(Ordförande av Kommunalnämden)。但中少儿在其2009年重新翻译出版的《淘气包埃米尔》中把这个职务译成“社区委员会主席”。社区委员会是瑞典哪一级组织?在二次大战之前的瑞典或者其它西方国家有吗?译者把艾米尔妈妈心目中的儿子的未来职务,变成了一个瑞典政府机构中当时和现在都不存在的东西。

作家在书中提到最多(共62次)的另一个职务是孤老院的管事(Kommandoran当时的瑞典还不是什么福利国家,孤老院只是一个条件恶劣的老人收养所,由一个“身体最粗壮、性情最暴躁的女人”担任管事并指挥一切。作者在书中用了近30页描写这个女魔鬼的罪行和艾米尔惩治她的过程。但在译者笔下,这个恶魔却摇身一变,成了个“女领班”。大家知道领班最基本的条件是要有助手,而这个坏管事却是一个凶恶而专横的女光棍。把这样一个恶棍翻译成“女领班”是译者的另一大失误。

上述两大失误,表面上只是涉及正反两个主角的职务问题,实际上却改变了本书的道德取向,破坏了林格伦作品好坏鲜明的风格, 连同他的其它失误使作者为艾米尔正名的设想在中国受到了严重挫折。

 

马儿能自带饭盒并去吃午饭?

译者在翻译过程中这类失误还有许多,既反映了他对瑞典社会和文化缺乏基本了解,也反映了他缺乏翻译工作者应有的基本素质。

在书中艾尔尔淘气地追着猫跑,“他也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知道他能否与猫跑得一样快。”( katten jagade han i all vänlighet bara för att se om han kunde springa lika fort som en katt.原著14页).而译者却说,“他追猫也是出于好意,看它是不是跟一般的猫跑得一样快。”(译本第8页)。请问译者:“一般的猫”跑多快?艾米尔能够通过追赶家猫而判断它能否“跟一般的猫跑得一样快吗”?

艾米尔在集市游乐场上玩得非常高兴,感叹自己过去在生活中也曾有过许多好玩的事情,“但都与之没法相比”(men aldrig maken(原著91页),而译者却说艾米尔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不过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译本74页)。艾米尔才刚刚五、六岁,怎么就“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难道这类集市仅此一次, 或者艾米尔竟然如此短命吗?

书上说,集会结束后,长工阿尔弗雷德和女仆丽娜去照顾下马(马尔库斯和珠兰),并去吃午饭,他们的饭盒放在马车上一个角落里。(Alfred och Lina skulle nu gå för att se till Markus och Jullan och för att äta sin lilla middag.De hade matsäck med sig i ett skrin i vagnen.原著155页)。而译者却说“阿尔弗雷德和和丽娜现在要去看看马尔库斯和珠兰,它们也要吃点儿午饭。它们的饭包放在马车的箱子里。”(译本128页)。这两匹马要去吃午饭,而且还自带了饭盒!这不是笑话吗?

马贩子为没法给他新买的马钉上马掌十分生气,认为自己上别人的当了并说,“谁想要,就把这个流氓坯子弄走!只要别让我看见就行”。这是艾米尔早就看中了的骏马,被马贩子抢先买走了,因此艾米尔立刻跑上前对他说,“我可以要这匹马” (Jag kan ta honom)(原著171页)。但在译者笔下艾米尔却说“我可以对付它!”(译本142页)。这就变成了与作者所说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

艾米尔对参加拍卖会竞争急不可耐,“还没来得及下马就出价3克朗竞买一张铁床”。(Before he dismounted he had bid three crowns for an old iron bedstead,Emil And His Clever Pig,page 17,[3]原著252页),译者却说艾米尔“刚下马,就用3克朗,买下了一张旧铁床。”(译本212页)

他爸爸“要看艾米尔在拍卖会上买下的所有东西,看到后他心里不由吓了一跳”(He wanted to see everything that had been auctioned off to Emil and it was an awful shock when he did see them,page 19,原著255页)。译者却说 “他爸爸要求把艾米尔中标的所有东西拿来让他过目。看到东西时,他用力抓住艾米尔。”(译本215页)。他抓住儿子干什么?这不是胡编乱造吗?

故事中,当人们对艾米尔爸爸买的奶牛突然发疯而束手无策时,艾米尔挺身而出。作者说他“爸爸知道艾米尔对牲口挺懂行的”,因此同意由艾米尔处理此事。( Emil’s papa knew that Emil was good with animals, page 29,原著216页)。而译者却说“但是艾米尔的爸爸并不知道,艾米尔是与动物打交道的行家里手”,但他还是同意交艾米尔处理此事(译本226页)。如果说别的地方译者没看懂,这里的语言却非常简单,而且书前面(译本122页)还说艾米尔在看管牲畜方面的本领超过了许多成年人。但译者还是闭着眼睛胡说,这究竟是为什么?

每次艾米尔搞了恶作剧后,都被关进木工房里反省错误。这次从拍卖会上回来后,他主动把自己关进木工房里。译者也说,回家后,艾米尔“心甘情愿地走向木工房,坐在那里削第129个木头老头儿。”书中说,当时他爸爸与朋友聊了一会儿拍卖会上发生的每一件事,“因此他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去放出艾米尔。但那个巴斯特法尔农民一走,他就急忙向木工房走去”,(原著274页)。(He and Emils pappa had a good long chat about the auction and everything that happened there,so that it was quite a while before Emil’s father could go to let Emil out ,but as soon as the Bastefall farmer had gone he hurried to the tool shed.page34) 但译者却说,“他和艾米尔的爸爸谈了很长时间关于拍卖会和那里发生的其它事情,过了很久艾米尔的爸爸才把艾米尔接出来,但是那位巴斯特法尔农民一走,艾米尔赶紧回到木工房。”(译本231页)。这是什么意思?爸爸与那位农民聊天的时候,艾米尔究竟在哪里?是艾米尔在与他爸爸捉迷藏,还是译者在与读者开玩笑?

这一年庄园里樱桃大丰收,彼特尔太太让艾米尔妈妈为她酿些樱桃酒,书中说“发酵好了,她来取酒时会付个好价钱”(When it had finished fermenting, she would come back and fetch the wine and pay a good price for it, page72)(原著 319页)。译者却说,彼特尔夫人来取酒时,会“要多少钱给多少钱”。(译本273页)这不是胡编乱造吗?有哪个大款可以“要多少钱给多少钱”?

酒酿造好后,艾米尔妈妈把它们装好并“放在土豆窑角落里的一个篮子里,以免有人看到时会产生犯罪感。”(She was going to pack them in a basket and hide it in a corner of the potato cellar where no one need feel guilty about it. page73,原著320页)因为当时在瑞典私酿酒是犯法的。但译者却说,“她准备把酒装在一个筐里,放进土豆窖的一个角落,免得被人打碎。”(译本273页)谁要打碎它们?书中哪里有被打碎的字样?

 

戒酒后还可以喝葡萄酒酒吗?

译者对这部世界名著的歪曲有时甚至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作者说,“当艾米尔拿着咖啡篮子从大麦地里回到家时,酿过酒的樱桃被放在厨房门旁的一个桶里”(Cherries used to make the wine were in a basket outside the kitchen when Emil and Ida came home from the rye field. page 73,原著320页)。译者却说“‘酿过酒的樱桃’,当艾米尔和伊达带着送咖啡的篮子从田野回来时,看见厨房门外一个桶上写着这样的字”。(译本273页)。这些字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是译者自己写在桶上的?如果桶上有这些字,艾米尔怎么还会去吃樱桃?

艾米尔因误吃这些樱桃而变得酩酊大醉。她妈妈决定领他去戒酒会宣誓戒酒。他们一进门合唱队立刻高唱“年轻人,你杯子里装着杀人的毒药呀!-----”( O you ! young man ,who drank the glass with poison in it-----, page 86,原著337页),但译者却说,“年轻人,你的酒杯里有置人死地的毒品----”(译本287页)。毒药和毒品虽然都不是好东西,但它们毕竟不是一回事吧!艾米尔时代毒品在瑞典已经泛滥了吗?

艾米尔在戒酒会上庄严地发誓“永远远离烈性饮料”,即“一辈子不喝任何酒”( Emil aldrig i sitt liv skulle smaka någon sprit 原著339页)。而且他说到做到 ,后来变成了全省为数不多的滴酒不沾的领导人之一。但译者却将其誓言篡改成,“今后远离烈性酒”,即“艾米尔终生不沾烈性酒”(译本290页)。译者偷梁换柱,把不喝任何酒改换成不喝烈性酒,一下子就使艾米尔庄严的戒酒行动变成了欺世盗名之举,这是不能用文化与语言知识贫乏来解释的。

为了戒酒的事,那个女仆人还编了小曲讽刺艾米尔,说在戒酒会里他“从醉猪变成了人”(There they made him a man out of a drunken swine, page 89,原著341页)。她用的语言虽然不太好,但大体上尚属事实。但译者却颠倒黑白,说艾米尔“到了那里由人变成了醉猪”。(译本291页)。译者先是把艾米尔的戒酒誓言变成公开谎言,随后又胡说他在戒酒会上由“人变成了醉猪”,译者究竟是在翻译林格伦的书,还是在丑化艾米尔,在向林格伦这位国际大师身上泼脏水?

作者说,那个绰号为“麻雀”的盗贼在艾米尔帮助下被抓住后,“斯毛兰省的偷盗活动也绝迹了,事情就是这个样子。”.Det blev slut på allt stjälande i Smålland.Jojo,så kan det gå! (原著96页)。译者对此却公开反对,竟然说“从此人们在赫尔特弗雷德或者其它地方再也没有见到过麻雀,斯莫兰的一切偷盗活动也绝迹了。啊,啊,不能这样说,可能还有。”如果说,译者在前面是信口开河,随意歪曲作者原意,在这里他却是公开向作者叫板,公然要反驳并纠正作者了。这哪里还是什么翻译!

 

猪肠怎么会变成猪蹄子?

诸如此类的错误,在译者译文中到处可见。咖啡壶被爸爸气哼哼地踢倒了,作者说,“如果艾米尔没有把咖啡壶及时扶起来,这次休息就没有咖啡喝了。这就糟糕了。” (原著316页) ,“Unfortunately the coffe port was in the way again and it got kicked over. If Emil hadn’t been there again in a flash, there would have been a coffee break without any coffee, page 70,原著70页)。 而到了译者笔下,却变成了相反。”它挨了一脚,倒在地上,手急眼快的艾米尔这回没来得及扶他们没咖啡喝了,你说这事有多糟糕。”(译本270页)。真不知道艾米尔怎么得罪了译者,才使他这样一再贬低、丑化艾米尔。

作者说丽娜的双腮被蜂蟄后,变得红肿可怕,她那副可怜的样子使人们见后“足以为之伤心落泪,因此艾米尔发笑就不好了”。(Poor girl,the sight of her was enough to make anyone cry,so it was not very nice of Emil to laugh.page 40,原著280页)。谁都知道,这是作者出于这个女仆可怜处境的同情的夸张描写。译者却说;“可怜的人,她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他们都哭了,而艾米尔却笑起来,真不友好。”(译本237页)。不知译者的笔下的“他们”是指谁。译者也说艾米尔和长工当时笑了,难道是艾米尔爸爸和妈妈为此都哭了?这可能吗?

作者说长工出于好心在厨房里拼命地拍打苍蝇,想让女仆“过个没有苍蝇的星期天”,原著276页,(So that Lina would have no flies in her kitchen on Sunday,page 36)。译者却说,“阿尔弗雷德手持一把苍蝇拍在拼命打苍蝇,因为星期天丽娜不负责打厨房的苍蝇。”(译本233页)。作者说过女仆人星期天不负责打厨房苍蝇吗?是谁作了这样的分工?

故事中说,当时是国王和他的将军们决定长工们什么时间要到外地去练习当士兵,“此外,当阿尔弗雷德学完了就可以回家,而且也用不了多长时间。”Förresten skulle ju Alfred få komma hem igen ,när han hade lärt sig färdigt och det tog inte lång tid.”(原著74页)。但译者却说,“阿尔弗雷德学习完了还要回家一次,不过时间不会很长。”(译本60页)。在译者看来,军训之后长工只能“回家一次”,而且呆得“时间不会很长。”这问题可就大了!

 

木耙犁也成了精?

故事中说,艾米尔坐在一个倒立的桶上,(Emil was sitting on the upturned bucket, page74, 原著323页)。 译者却说,“艾米尔在旁边,坐在滚来滚去的木桶上”。(译本275页)。一个木桶怎么会滚来滚去?一个孩子怎么能坐在它上面

故事中说,如果彗星真地轰地一下撞在地球上,就会成为世界的末日,(Och kanske den sista dagen på jorden, om nu den där kometen verkligen skulle komma rykande(原著167页)。 但到了译者笔下却变成:“如果现在那颗彗星真偷偷地来临,很可能就是末日”(译本139页)。请问译者,彗星能偷偷地来吗?

书上说,艾米尔决定大雪中把重病中的长工送去医院,“尽管他为了防止耳朵被冻掉在帽子上围上个毛围巾,但手指和耳朵仍然疼得钻心”。(His fingers ached with cold and so did his ears, in spite the woolen scarf he had tied over his cap to keep his ears from being blown off. page128.原著392页)  但在译者的译文中“毛围巾”不见了,艾米尔“为了不让风把帽子吹跑,他放下了帽子的耳扇”。(译本338页)。作者曾经对艾米尔心爱的帽子做过详细描写,大家都知道它是没有耳扇的。现在这个帽子是译者为艾米尔新买的吗?

艾米尔看到他的母鸡死过去了。他“想能为其母鸡能够做的唯一的事就是为它尽快安排一个像样的葬礼”,(There was nothing Emil could do except give her a decent burial as quickly as possible.page 78,原著326页)。但译者却说“艾米尔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地给它找一个风水好的墓地。”(译本278页)。作为中国人,译者认为墓地风水比葬礼仪式更重要,但这却不是作者的意思。

作者说,这是一个乘坐木耙犁的美妙夜晚(Det är en härlig kväll för kälkåkning.原著221页)。而译者却说,“对于木耙犁来说,这是个舒服的夜晚。”(译本185页)。在译者笔下,木耙犁成精了?

作者说,丽娜站在房顶上“像一棵松树在大风中摇来摇去” ( She was swaying backward and forwards like a pine tree in a storm, page 50,原著291页)。译者却说,“她双腿颤抖地站起来,走到屋脊顶端,她像苍蝇一样在空中晃来晃去”。(译本247页)。把一棵松树变成一只苍蝇,这离原文有多远,读者们自己可以做出判断。

 

翻译的道德底线在哪里?

在译者心里,认识瑞典文的中国人不多,而作者又去世了,他随意编造什么,人们也只能信什么了。因此,在他书中猪肠变成猪蹄,面糊变成猪血,闹剧变成悲剧,姑姑变成叔叔,姨姨变成婶婶,面包变成蛋糕,大布袋变成小口袋,外套变成大衣等错误不胜枚举。但这远远不是全部。这不仅因为笔者时间有限,而且也因为很多似是而非的错误,是很难可以用一两句话说清的。

译者有句名言:“文学作品翻译的最高原则是译出作品的灵魂”。在他把书中原文进行这许多歪曲之后,作者创造的艾米尔形象与灵魂还剩下多少,就只有天知道了。译者所犯错误当然不会局限在本文所谈的这本书上,他所犯的错误也不仅仅是语言水平问题,而更多是翻译的道德底线问题,是一个成名翻译是否可以背离原文肆意编造的大问题。在艾米尔一书出版50周年之际国际大师林格伦和艾米尔的形象在中国却被人弄得面目全非,这是令人痛心的。

 

(笔者信箱:gaof3197@yahoo.se)



[1] 笔者在瑞典学习并工作16年。当过中国驻瑞典使馆参赞、驻哥德堡总领事。曾经翻译出版了阿·林格伦名著《淘气包艾米尔》,其安徒生金奖获奖作《拉斯米斯流浪记》和《当伊达也想搞恶作剧的时候》等19本瑞典文学著作。

[2] 1984年12月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了笔者翻译的《淘气包艾米尔》,将其收入国际安徒生奖作家作品选后并多次再版。但2002年该社又把此书交人再译,2009年再版并改名为《淘气包埃米尔》。

 

[3] 《艾米尔和他的聪明的小猪》Emil and His Clever Pig是由米克·海兰先生Michael Heron翻译、英国波鲁哈普顿出版社Brochhampton Press Limited 1974年出版的林格伦著作《淘气包艾米尔》的节选。为了方便读者,本文中引用了米克先生的若干英文译文。

1985年5月31日作者在家里会见我时的合影,也是林格伦与中国译者的唯一的发表出来的合影

·上篇文章:中国当代优秀作品国际翻译大赛参赛人数超过千人
·下篇文章:从瑞典文翻译界的危机看翻译工作的底线
 中国外交部的俊男美女翻译员..
 外交部翻译年薪50万?
 翻译“烦恼”有烦恼
 广州翻译市场空间很大 全市考..
 “超白金”翻译小时工 一年能..
 翻译领域证书
 当前翻译市场状况
 中国翻译产值每年近300亿 将..
 世界翻译大会首次在中国举办..
 人大代表呼吁政府应大力发展..
 外语院校
 大连外国语学院
 解放军外国语学院
 四川外国语学院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上海外国语大学
 北京外国语大学
 天津外国语学院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西安外国语大学
相关文章
·从瑞典文翻译界的危机看翻译工作的底线 2016/6/7 10:11:32
·中国当代优秀作品国际翻译大赛参赛人数超过千人 2014/4/17 15:30:48
·资深翻译家畅谈我国日、法翻译人才状况 2011/4/14 9:47:01
·译员闹笑话 翻译趣事多 2011/4/12 10:36:35
·草根译者从“野蛮生长”到“登堂入室” 2011/3/10 12:05:30
返回
  关于我们 广告 免费发布 网站声明 友情链接 外语院校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7-2009 『翻译界』网 版权所有
ICP0919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