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界 - 译界动态 - 资料列表
 
网站首页翻译职场翻译学习 翻译人生公示语区美文赏析译界动态翻译笑话翻译文化翻译论坛
  今天日期:   您的位置: 翻译界 >> 译界动态
用户名 密码  会员找回密码
标题内容
返回 推荐文章

从瑞典文翻译界的危机看翻译工作的底线

  作者:高锋  来源:翻译界  浏览次数:1245  添加时间:2016/6/7 10:11:32

从瑞典文翻译界的危机看翻译工作的底线

  [1]高锋                     

 

一、翻译工作的根本与底线

在长达40年的翻译工作中,我读到了中国大启蒙思想家严复于1898年在《天演论・译例言》里所谈到的:“译事三难,信、达、雅……”。对他的真知灼见,我深有同感。这三难当中,最困难的是什么?人们可能有不同看法。但中国著名语言大师季羡林先生1994年[i][2]说过,“信、达、雅三个字中,以第一个“信”字为基础,为根本。”“评论翻译作品,首先就是看它信不信,也就是看它是否忠于原文。”季老谈话一言中的,说出了翻译好坏甚至真假的根本所在。人们之所以需要翻译,或者说翻译之所以有必要存在,就是因为他们能够把作者的作品真实地介绍给读者。如果他背离了作者原文、原意,打着作者的旗号,自己去另搞一套,就失去了其作为翻译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信不仅是做翻译的根本,是判断翻译真假与好坏的试金石,也是我们做人之根本和底线。现在瑞典文翻译界有人却忘记了这一点,有人公开反对把忠于原文、忠于作者作为翻译好坏的根本标准。他们说什么,“信达雅早就过时了”,“翻译的最高原则是译出作品的灵魂”。在这些错误思想指导下,不少瑞典文学名著被歪曲,许多译作与原文大相径庭。瑞典文翻译界由此出现了一场严重危机。

 

二、瑞典文翻译界的危机

说瑞典文翻译界有危机,不是要否定大多数瑞典文翻译工作者的成绩,而是说近年来国内出版的一大批瑞典文译作不讲信,不忠于作者原文,甚至突破了做翻译,做人的底线。在这里,我仅以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2003到2012年十年间推出的林格伦选集为例。由于篇幅有限,我只选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几本。

(一)对国际大师的原著可以随意增减吗?

阿·林格伦是儿童文学界的国际大师,她的作品在世界上知名度仅次于安徒生和格林,居世界第三。

《长袜子皮皮》是林格伦的成名作,早在八十年代就被著名翻译家任溶溶介绍到中国,深受读者欢迎。但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2009年推出的《长袜子皮皮》,却对大师原著任意增减,明显地偏离了忠于作者的根本原则。在皮皮接待强盗来访的一节中,强盗们在门外听到皮皮正在与一个尼尔松先生(一只猴子)在说话,“他们以为,这家的主人是尼尔松先生,就相互眨下眼并使个眼色,意思是说我们呆会儿再来,但对皮皮,他们说,我们来只是想问问现在几点了。”(原著第 81页)“De trodde att det var husets herre som hette Nisson ,och de blinkade menande åt varandra.Vi kan komma tillbaka lite senare,menade de med den blickningen,men till Pippi sa de:---Ja,vi gick bara in för att fråga vad klockan är. ” 但译者删掉了上文中黑体字,把最后一句由“我们来只是想问问现在几点了”,改成“我们进来只是想看一看钟”。之后译者自行增加了下列黑体字:“这句话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是几点钟,另一个意思是什么是钟。皮皮以为是后一个意思,所以皮皮说,‘堂堂男子汉连钟是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到底上过几年学?’”(译文79页)

    在皮皮开始上学一节中,老师想试验下皮皮的学习与模仿能力。她拿出一张画着刺猬的图片说:“‘皮皮,我给你看一点儿有趣的东西,’她兴致勃勃地说,‘你看这是一只刺--刺――刺猬。剌猬这个字(igelkott)的第一个字母应该念----‘i’”(原书第44页)“--Nu,Pippi,ska du få nåt roligt ,sa hon hurtigt.Du ser här en iiiiiigelkott och den här bokenstaven framför igelkorten,den heter ”i ”.(sidan44)。在原书上插图里,刺猬旁边就有“i”这个字母,因此这段话本来很容易翻。但译者却改变了原文并说“喂,皮皮,……,你看到的是一只刺――刺――刺猬。剌猬这两个字当中前边一个字应该念----‘刺’。”(译本第38页)

老师说上述话,本意是要皮皮读一下“i”这个字母,看看她的模仿能力。在原书中皮皮调皮地答话说:“啊,真令人难以置信!在我看来,这不过是苍蝇在一根直直的杠杠上拉了一点屎。但我很想知道这点苍蝇屎与这只刺猬有什么关系。(原书45页)“Å, det kan jag väl aldrig tro, sa Pippi, Jag tycker det ser ut som ett rakt streck med en liten fluglort över. Men jag skulle gärna vilja veta vad igelkotten har med fluglorten att göra.”(sidan 45).但译者把皮皮的这段话自行改为:“‘啊,我永远也不会相信,’皮皮说,‘我觉得这个字看起来就像乱糟糟的一堆东西旁边加一把长刀和一把短刀。不过我倒很想知道这个剌字和这样两把刀子有什么关系’。”(译本38 页 )。译文与原著风马牛不相及,这哪里还有什么对作者的起码的尊重,更不要说“信达雅”?

 接着老师又拿出另一张画着蛇(瑞典文:Orm)的图片,想试试皮皮会不会说”O”这个字母。不用说你也知道,当译者把这个瑞典字翻译成“蛇”,并告诉皮皮这画上的是条蛇时,皮皮自然不知道老师要她模仿什么瑞典文字母了。

    (二)社区委员会主席能代替市长吗?

《淘气包艾米尔》是林格伦另一本名著。故事来源于作者父亲幼年的经历,当写到艾米尔在暴风雪中冒着生命危险抢救病人的英雄壮举时作者自己都流下了眼泪。尽管村人乡里要赶走艾米尔,但他妈妈坚信艾米尔善良勇敢的本质,坚信他将来一定有出息,会变成一个大人物 ---市政区委员会主席,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市长(Ordförande av Kommunalnämden[3])。但2009年中少儿出版的《淘气包埃米尔》,却把书中15次提到的这个职务译成“社区委员会主席”。社区委员会,在二次大战之前的瑞典或者其它西方国家有这个机构吗?译者把艾米尔妈妈心目中期望的儿子的未来职务,变成了一个瑞典政府机构中当时和现在都不存在的东西!

作者在艾米尔书中提到最多(共62次)的另一个职务是孤老院的管事(Kommandoran)。当时的瑞典还不是什么福利国家,孤老院只是一个条件恶劣的老人收养所,由一个“身体最粗壮、性情最暴躁的女人”担任管事并指挥一切。作者在书中用了近30页描写这个女魔鬼的罪行和艾米尔惩治她的过程。但在《淘气包埃米尔》里,译者把这个恶魔却翻译为“女领班”。大家知道领班最基本的条件是要有助手,而这个坏管事却是一个凶恶而专横的女光棍。上述两处失误,表面上只是涉及正反两个主角的职务问题,实际上却改变了该书的道德取向和林格伦作品爱憎鲜明的风格。

(三)马儿吃饭盒,主人去吃草?

该书译文中的其它失误还有不少,例如,艾米尔在集市游乐场上玩得非常高兴,感叹自己过去在生活中曾有过许多好玩的事情,“但都与之没法相比”(men aldrig maken(原著91页),而译者却说艾米尔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不过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译本74页)。艾米尔才刚刚五、六岁,为什么“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类集市又不是仅此一次, 艾米尔更不会如此短命!

原著说,“集会结束后,长工阿尔弗雷德和女仆丽娜要去照顾下马尔库斯和珠兰(两匹马的名字),并去吃午饭。他们带的饭盒就放在马车上一个角落里。”(Alfred och Lina skulle nu gå för att se till Markus och Jullan och för att äta sin lilla middag.De hade matsäck med sig i ett skrin i vagnen.原著155页)。而译者却说“阿尔弗雷德和和丽娜现在要去看看马尔库斯和珠兰,它们也要吃点儿午饭。它们的饭包放在马车的箱子里。”(译本128页)。按照译者的安排,这两匹马要去吃午饭,而且它们还都自带了饭盒,两个主人却只能吃草或者挨饿了。

原著中还有这么一段,“当艾米尔拿着咖啡篮子从大麦地里回到家时,酿过酒的樱桃被放在厨房门旁的一个桶里”。“Cherries used to make the wine were in a basket outside the kitchen when Emil and Ida came home from the rye field. page 73”[4]。显而易见,英文译文与作者原文完全相同。但中译本却说“‘酿过酒的樱桃’,当艾米尔和伊达带着送咖啡的篮子从田野回来时,看见厨房门外一个桶上写着这样的字”。这些字是哪里来的,是翻译写上去的吗?如果桶上写着这些字,艾米尔怎么还会去吃樱桃?

(四)戒酒后还能喝葡萄酒吗?

本主人公艾米尔在作者笔下是个小英雄。误吃樱桃而醉酒后,他在戒酒会上庄严宣誓“永远远离烈性饮料”,“一辈子不喝任何酒”( Emil aldrig i sitt liv skulle smaka någon sprit, 原著339页)。而且他说到做到,后来变成了全省为数不多的滴酒不沾的地方领导人。但译者却将其誓言不喝任何酒改译为,“今后远离烈性酒”,即“艾米尔终生不沾烈性酒”(译本290页)。这一字之差,就把艾米尔庄严的戒酒行动变成了欺世盗名之举。

为了他醉酒的事,那个女仆人还编了小曲讽刺艾米尔,说在戒酒会上他们“把他从醉猪变成了人”“Där blev det folk utav ett fyllesvin,sidan 341”(There they made him a man out of a drunken swine, page 89)。她用的语言虽然不太好,但大体上尚属事实。但译者却胡说艾米尔“到了那里由人变成了醉猪”,硬把事情弄颠倒了。

 作者说,在艾米尔帮助下,那个绰号为“麻雀”的盗贼被抓住后,“斯毛兰省的所有偷盗活动都绝迹了,对,对,事情就是这个样子。”.Det blev slut på allt stjälande i Smålland.Jojo,så kan det gå! (原著96页)。对作者的这个看法,译者却不同意,说:“从此人们在赫尔特弗雷德或者其它地方再也没有见到过麻雀,斯莫兰的一切偷盗活动也绝迹了。啊,啊,不能这样说,可能还有。”译者为什么总喜欢与作者对着干?

 (五)大女子也得对小男孩卑躬屈膝!

在其它译本中这类错误也比比皆是。在林格伦另一本名著《狮心兄弟》里,索菲娅是反对邻国暴君的人民运动领导人,深得民众爱戴,原著中说,”饭店里的人几乎都向索菲娅投来尊敬的目光,在他们离开之前都对她鞠躬致意。“ (原著48页)“Folk i värdshuset tittade nästan vördnadsfullt på Sofia och bugade mot henne innan man lämnade. (sidan 48)”.译者却说“坐在大厅所有人向索菲娅投以某种问候的目光,而每一位站起来要回家的人,总是首先向我们的这张桌子点一点头。”把“尊敬”改为“问候”,把“鞠躬”换为“点头”,这不仅是个语言问题,而是个政治取向问题。更有甚者,当一个十岁的男孩向索菲娅鞠躬致敬时,她作为一个领导人,一个长者,对他点头致意,是非常正常的(“och Sofia nickade”,原著34页)。但译者却把“索菲娅点点头”改译为“索菲娅行屈膝礼”。让索费娅这个最高领导人向一小男孩卑躬屈膝,林格伦要是还活着,肯定要为索菲娅亲自讨个公道!

当这个男孩勇敢地向索菲娅当面揭露尤西是叛徒时,尤西一面极力否认,一面“充满仇意”地对孩子说,“我过去曾经喜欢过你!”这个小英雄当即反驳说,“我过去也曾经喜欢过你!”(Han gav mej en blick full av hat.”Och dej tyckte om en gång”,sade han.”En gång tyckte jag om dej också,”sade jag. Sidan 197)但译者把他们对话改成:尤西说,“我会重新喜欢你!”,小英雄作为揭发者竟然回应叛徒说,“我也会重新喜欢你!”(135页)译者这是想干仕么?想向中国儿童传播什么信息,是要小英雄与叛徒重归于好吗?

(六)到底谁是老大?

在《绿林女儿》中,两伙强人决定进行合并。在决定由谁当老大的决斗中,马堤斯获胜后对其对手大喊道:“别忘了,马堤斯是所有这些山头上最强大的头领,从今往后我的话比你的更重要!你记住了没有!”“Glöm inte att Mattis är den mäktigaste hövdingen i alla berg och skogar,och mitt ord gäller över ditt från och med nu,det vet du!”(原著222页)但到了译者笔下,却变成另一回事:“不要忘记,我马堤斯是天下山林中最强大的首领,从现在起,你和我的话同样有效,请记住吧。”(译本173页)就这样,这场关系到谁是最高领导人的生死决斗,变成了一场毫无价值的闹剧。

    在《米奥,我的米奥》这本林格伦童话经典里,米奥的父王和朋友们经常受到殘暴的卡托骑士的欺辱与威胁。他父王在米奥出发讨伐卡托之前,再三向他交待,”你需要一支能刺穿石头的利剑”,因为卡托有一颗用石头做成的心。“Du ska säga,att du behöver ett svärd ,som kan skära genom sten.”(原著98,127,128,148页)。这是关乎到米奥生死胜败的关键。而译者却说米奥需要“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译书79,103,104,121页)。削铁如泥的宝剑不一定能够刺穿石头,更不一定能杀死暴君。若依了译者,米奥必死无疑。

(七)是地球还是土星?

在作者的安徒生大奖获奖作《拉斯米斯流浪记》中,拉斯米思在一个旧冰窖旁边发现了一个硬币,而译者把冰窖(isdösen,sidan12)翻译成“冰堆”。贫穷的孤儿院院子里在火热的夏天竟然出现了一大堆冰!为了解释这个怪事,译者特意在书里加了个注:“在那个年代,瑞典农村储存冰块备夏季用。”(译本第9页)。译者以为只要加个注,就有人为这笔巨额冰块储藏费买单了。拉斯米斯在院子里找到了个小贝壳,“一个漂亮的带有棕色斑点的白色贝壳”,“en vacker,vit snäcka med små bruna pricka på,sidan13”,但经过译者的手,这个贝壳竟然变成了“一块儿美丽的白色的太妃糖,上面布满棕色斑点”!

在《米奥,我的米奥》里,米奥在魔法的帮助下进入了奇幻世界。当他四处张望,寻问哥哥故乡地球在哪里时,译者却译作土星在哪里。一个成名译者竟然不知道地球是什么。他在其它译本中把猪肠子翻译猪蹄子,把姥爷翻译成爷爷,把姑姑当叔叔,把大松树翻成小苍蝇,把小马驹说成小白鸟,把妖精变成仙女,把航模变成积木,把站着翻成坐着,把闹剧变成悲剧,把王后变成皇后,把黑的说成红的,也就不足为怪了。但他把林格伦笔下的小英雄变成欺世盗名之徒,把林格伦名著变成了荒诞无稽的故事仍然是令人痛心的。

 

三、我们怎么办?

季羡林前辈早在1994年就指出,“今天的翻译已经失去了监督,有良心有本领的翻译,是用不着监督的。但是中等翻译,特别是下等翻译则是非监督不行。非监督不行却又缺乏监督,于是就出现了危机。”近二十年来,社会监督和文艺批评的严重缺失使这一危机日趋严重。为了发挥文学批评和社会监督的作用,为了克服瑞典文翻译界的严重危机,笔者曾经向有关单位,包括林格伦代理提出了许多建议,但收效甚微。

显而易见,当前瑞典文翻译界的危机,与社会上广泛存在的不正之风密切相关。它们正在毒害着青少年,危害着社会道德,因此拿起文艺批评和社会监督的武器,进行一场关于翻译的道德底线的讨论,使信达雅重新成为翻译好坏的基本标准,以帮助广大青少年摆脱那些假冒伪劣译作的毒害,就成了中国社会的当务之急。

日前,西苑出版社推出的翻译家谈翻译丛书,在《从荷马史诗到挪威的森林》首次谈到了这个危机。一些社会网站也开始关注这方面的问题,这些积极努力,值得人们称赞与支持。



[1]见《从荷马史诗到挪威的森林》第30至38页,石庆娥主编,西苑出版社,2016年3月

 

[2]《季羡林谈翻译》第23页,季羡林研究所编,当代中国出版社,2007年6月。

[3]瑞典百科全书说,在1863至1971年间,Komuunalnämden是瑞典农村乡、镇政府的名称。1971年行政改革后,市、镇和乡等名称全部取消,而统称为市政区。市政委员会主席就是当地政府第一把手。

 

[4]米克·海兰先生,《艾米尔和他的聪明的小猪》,第73页,英国波鲁哈普顿出版社,1974年出版。

 



gaof3197@yahoo.se

1985年5月31日作者在家里会见我时的合影,也是林格伦与中国译者的唯一的发表出来的合影

·上篇文章:瑞典名著被人翻译得错误百出
·下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中国外交部的俊男美女翻译员..
 外交部翻译年薪50万?
 翻译“烦恼”有烦恼
 广州翻译市场空间很大 全市考..
 “超白金”翻译小时工 一年能..
 翻译领域证书
 中国翻译产值每年近300亿 将..
 当前翻译市场状况
 世界翻译大会首次在中国举办..
 人大代表呼吁政府应大力发展..
 外语院校
 大连外国语学院
 解放军外国语学院
 四川外国语学院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上海外国语大学
 北京外国语大学
 天津外国语学院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西安外国语大学
相关文章
·瑞典名著被人翻译得错误百出 2016/6/4 11:23:59
·中国当代优秀作品国际翻译大赛参赛人数超过千人 2014/4/17 15:30:48
·资深翻译家畅谈我国日、法翻译人才状况 2011/4/14 9:47:01
·译员闹笑话 翻译趣事多 2011/4/12 10:36:35
·草根译者从“野蛮生长”到“登堂入室” 2011/3/10 12:05:30
返回
  关于我们 广告 免费发布 网站声明 友情链接 外语院校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7-2009 『翻译界』网 版权所有
ICP0919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