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界 - 翻译人生 - 资料列表
 
网站首页翻译职场翻译学习 翻译人生公示语区美文赏析译界动态翻译笑话翻译文化翻译论坛
  今天日期:   您的位置: 翻译界 >> 翻译人生 >> 翻译家
用户名 密码  会员找回密码
标题内容
返回 推荐文章

杨必

  作者:网络  来源:翻译界  浏览次数:5996  添加时间:2010/12/30



   杨必(1922-1968),夏志清《重会钱锺书纪实》写为杨璧,当为作者误会。女。祖籍无锡。著名翻译家。上海复旦大学外文系副教授。


生平
  1922年生于上海。因排行第八,父亲用“八”字的古音“必”给她取名。30年代在工部局女中就读。高中毕业入震旦女子文理学院,大学最后一年失怙。毕业留校任助教,兼任震旦附中英文教师。曾任傅雷之子傅聪的英文老师。在傅雷的鼓励和钱锺书的指导下开始翻译文学作品。译有《剥削世家》和《名利场》(译书的选择与书名的译法均是钱锺书帮忙定的)。她还曾在国际劳工局兼职(可能是1949年开始)。1952年院系大调整,由震旦大学调入复旦大学外文系,评为副教授。终身未婚,被称为复旦的“玉女教授”。   

      1968年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被要求交代国际劳工局的事。运动期间死亡,享年46岁。1979年,复旦大学外语系为杨必开了追悼会。对于她的死因,有人疑心是自杀。杨绛先生不接受这种说法。她在忆文中这样说:“我知道阿必的脾气,她决不自杀。军医的解剖检查是彻底的,他们的诊断是急性心脏衰竭。”但是复旦大学外文系的同事知道杨必是在受到迫害后自杀的。他们说,杨绛先生如是说,可能是因为她在北京情况不清,也可能是因为当时自杀被当作“对抗文革”的罪行,所以家属一般都回避说是自杀,后来就一直沿用这个说法。


家庭
  杨家是有名的书香世家。杨父杨荫杭先生(1878-1945,字补塘,笔名老圃)为中国第一批革命党人,先入北洋学堂后转南洋公学学习,再到日本早稻田攻读法律学士。1910年,获宾西法尼亚大学法学硕士。1915-1919年,历任京师高等审判厅长,京师高等检察长,司法部参事。在钱穆的记忆中,他曾读过杨荫杭的著作《名学》(逻辑学),受其影响。因为人刚直不阿,竟然强行把一位有贪污嫌疑的总长(即部长)拘捕扣押一夜,据说后来因总长周围官官相护而受累停职,故而回到苏州定居。杨父乐善好施经常为人免费争官司,养一大家人做过律师,曾任《申报》副总编,后来又教书等等不一而足,大约在抗战胜利前后逝世,可谓一生壮烈艰难,受尽颠沛流离,都是时代的投影。张骞曾称杨荫杭先生是“江南才子”。   

     姑母杨荫榆,曾任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我们在鲁迅先生的《纪念刘和珍君》中知道其人。杨荫榆多次被鲁迅讽刺和批评,仿佛被贴上了标签,为人不齿。其实,杨荫榆办教育的功绩不能被抹杀。她在辞职女子师范大学校长后,在苏州办学校。日军侵占苏州后,她保护学生,大义凛然,1938年1月1日被日军枪杀,抛入河中。   姐姐杨绛,姐夫钱锺书,都是知名人物。   大姐杨寿康,曾译过法国布厄瑞的《死亡的意义》。   二姐早夭。


翻译成就
  杨必译(英)埃杰窝斯著《剥削世家》(1953年平明出版社出版)

   杨必译(英)萨克雷《名利场》(195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874页,上下两册)

   杨必翻译过小说《名利场》,这是世界文学名著,她的翻译非常好,这部书发行甚广。她没有出国留过学,但是聪明用功,而且长期跟外国在华的修女学习外文,所以在语言方面造诣很高。

   思果的评价:   “我佩服杨必教授,她的中文真够用”,杨译《名利场》“是真正难得看到的佳译”。

   南木的评价:   这部译作“在我国优秀译作的灿烂星群中闪耀着自己的光芒,不失为一部值得一读的文学译著。”

  李端严的评价   “她对原作理解深透,十分细致。从整个章节中去琢磨一词一语的含义,从人物一贯性格中去体察作者选词的意图,字斟句酌,力求神似。她的译文往往打破语法的桎梏,摆脱语序的束缚,推倒原作结构,紧抓原作实质,大胆地来一个‘再创作’,达到了译作的较高境界:忠而不泥,活而不滥。”

   个人觉得,杨必先生的技法同乃姐杨绛先生如出一辙。杨绛先生曾写过翻译经验谈,名为《失败的经验》,收在《杂忆与杂写》一书中,三联出版。可参考。


译文欣赏
  【1】   她的译文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其“得意忘形”,不像有些生疏的译者,唯恐改变了原文的词性、破坏了原文的结构,结果搞出来的反而是生硬别扭的语句。第6章前面讲述全家各个人物对Rebecca婚事的看法,其中谈到Jos的父亲时,有这么一段:   Mr Sedley was neutral. “Let Jos marry whom he likes,” he said, “it’s no affair of mine. This girl has no fortune; no more had Mrs Sedley. She seems good-humoured and clever, and will keep him in order, perhaps. Better she, my dear, than a black Mrs Sedley and a dozen of mahogany grandchildren.”   赛特笠先生是无可无不可的。他说:“乔斯爱娶谁就娶谁,反正不是我的事。那女孩子没有钱,可是当年赛特笠太太也一样穷。她看上去性情温顺,也很聪明,也许会把乔斯管得好好儿的。亲爱的,还是她吧,总比娶个黑不溜秋的媳妇回来,养出十来个黄黑脸皮的孙子孙女儿好些。”   可以看出,杨必的译文毫无所谓翻译的痕迹,而是气韵贯通,一气呵成,读来朗朗,给人一种大块朵颐的感觉。   (以上来自http://weilingcha.spaces.live.com/blog/cns!2482744dc39e2041!390.entry

   【2】   【原文】…who is a good Christian, a good parent, a good child, a good wife or a good husband, who actually does have a disconsolate family to mourn his loss…   【译文】……真的是虔诚的教徒,慈爱的父母,孝顺的儿女,贤良的妻子,尽职的丈夫,他们家里的人也的确哀思绵绵的追悼他们……   【赏析】原文选自Vanity Fair,译文是杨必先生的名译,普普通通的英文单词good被译者的生花妙笔恰当地译为五个汉语形容词。如果都译为“好”,则译文淡而无味。   (以上来自李鹏的译道探微博客:http://www.frenchblue.tianyaclub.com/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826832&PostID=13055723

   【3】   对“well”一词的翻译   (本部分来自网络)   〖1〗   原文:Well, then.   译文:好了,言归正传。   〖2〗   原文:This almost caused Jemima to faint with terror: "Well, I never - " said she.   译文:吉米玛吓得差点儿晕过去,说道:“嗳哟,我从来没有-”   〖3〗   原文:“Well, sir, will you go?” crowed the cock of the school.   译文:学校里的大公鸡高声说:“那你到底去不去?”

   【4】   一词分译   (本部分原作者为伍华民先生)   原文:... she had such a kindly , smiling, tender, gentle, generous heart of her own, ...   译文:她心地厚道,性格温柔可疼,器量又大,为人又乐观……   点评:原文中心词“heart”前面有五个修饰语,其中有的汉译时无法跟中心词搭配,如“smiling heart”就不能译作“微笑的心”。译者从总体上把握全句,将“heart”分译作“心地”、“性格”、“器量”、“为人”四个词,分别跟原文中的五个修饰语进行搭配。通过这样的处理,意义却并没有走失。

   【5】展词成句,缩句成词,屈伸灵活,旨在传真。   (本部分原作者为李端严先生)   原文:Now, Crawley, from being a brilliant amateur had grown to be a consummate master of billiards.   

译文:克劳莱对于打弹子一道,本来是客串性质,不过玩得出色,到后来却成了技术高明的专家。

点评:brilliant扩展成句,amateur也扩展成“本来是客串性质”。   

原文:When the great house tumbles down, these miserably wretches fall under it unnoticed: ...   

译文:显赫的世家一旦倒坍下来,这些可怜虫倒楣鬼就给压在下面,死了也没人看见。   

原文:... and this I am given to understand is not unfrequently the way in which people live elegantly on nothing a year.   

译文:据说没有收入的人往往用这种方法过好日子。

   【6】正说反译,反说正译,紧扣原文,不拘一格。   (本部分原作者为李端严先生)   原文:“I'm better now,” said the girl, with the sweetest smile possible, taking good-natured Mrs. Sedley's extended hand and kissing it respectfully. “How kind all are to me! All, ”she added with a laugh, “except you, Mr. Joseph.”   

译文:利蓓加一脸甜甜的笑容,拉住好心的赛特笠太太向她伸出来的手,恭恭敬敬的吻了一下,说道:“我心上舒服点儿了。你们对我实在好,所有的人全好。”接下去她笑着加了一句说:“乔瑟夫先生,只有你不好。”   点评:对赛特笠太太是奉承,甜言蜜语。对乔瑟夫是撒娇,似真非真的俏皮话。如果把except译为“除了你以外”,就味同嚼蜡了。从反面着笔,译成“只有你不好”,只使读者看到了他半责备半取笑的忸怩情态。


散文《光》
  (2001年语文教育家王尚文先生主编的《新语文读本》高中第一册,文章名为《光》。2004年王尚文先生又主编了另一套初中读本《现代语文初中读本》,《光》文收入初中(上)册,名为《晨光》。这里提供的版本来自网络:http://www.gznf.net/index.php/72957/viewspace-409289.html)   (上海古籍版《无花的春天──〈万象〉萃编》收录,署名杨必。可见原作发于《万象》,笔名应为“心一”,见杨绛先生回忆文字)   

光:杨必   

      在城市里所能看见的黎明,虽只有窗口模糊灰白的一小方天,却也够耐人寻味;在睡梦里,感觉比醒着的时候锐敏,喜欢铺张夸大的心理,也更发达。所以在刚醒未醒之间,总觉得外面分外明亮,张眼定神之后,发现不过是灰白的晨曦,紧张的情绪顿时松懈下来,同时又有点失望,因为晨光给人第一个印象老是灰败冷寂。它把隔天一切不如意事,不论大的、小的、有缘故的、没缘故的,一起都掀起了,好像黑暗没被太阳逼走之前,带着昨天的愁烦躲到人心里来了。其实晨曦最活泼闪烁,不过它的跳跃,和其他一切微妙的动作一样,不容易被人觉察:它的灰色和阴天的灰色就不同。在阴天,阳光被云雾网络萦绕,脱身不得,显得重浊而没有变化;

   早晨的灰色,轻飘散淡得多了,天空虽然没有颜色,却能保持原有的高远,不让人觉得窒闷难受。晨光比其余的光羞缩胆怯,它不停的抖动闪烁,欲言又止,欲进又退。早晨之所以可爱,就因为这时四周事物都是宁静淡远,没有半点自满自持的态度,黑暗失去了夜间的专制,轻悄乖觉的向后退缩,向四方散开,阳光还没有全透出来,所能看得见的不过是带点透明的微光,连头上的青天都不敢蓝得放肆,半蓝半灰,似明似暗,还不知是太阳远远送来的光亮太弱,衬不出它的蓝色,还是隔夜的深蓝给黑夜带走了,它要在新的阳光中取得新的蓝色,在这灰多蓝少的天上,有时还可以看见一两颗小星,可是也已经完全失去了隔夜的淘气。

   这种徘徊于明和暗之间的情景,只能延几分钟,当第一条金红的阳光跳上墙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变过了,隔夜的黑影,梦境里的幻像,都被驱散无遗。在睡觉之前,不甘闭目安息,使劲瞪着眼张望,四周的浓黑又紧又密,泥滞不动,脑子带着这一片富有含蓄的深黑入睡,给想象无穷的资料,在这目力所不能透过的重幕后,什么古怪的人物不能出现,什么离奇的事情不能发生呢?从醒到睡梦,越过这重厚幕,半惊半喜中看见了无数新鲜景物,于是在半夜醒来时欣然而笑,自以为做了个陆离光怪的好梦,而打碎这幻想的就是破晓后第一道阳光,因为隔夜的奇景,被它赶得只剩下些歪曲荒谬得可笑的影子。到底阳光带来的是希望还是失望?

   日光能暴露一切事物的真面目,这是它的伟大,也是它的缺陷。它强烈深入,把所有的斑点疤痕都显了出来,往往很美丽的东西在日光下显得平淡无奇,因为日光本身太富有了,它包含一切的光彩颜色,生命热力,所以它只能独自存在,不能做人家的陪衬。这并不是说日光吝啬褊狭;它不停的把自己蕴藏着的美丽借给别的东西——它把颜色借给云雾,成了晚霞和虹彩,借给瀑布,成了五色的水花,它把温暖借给空气,成了最迷人的薰风,把光借给一个极不足道的小卫星,成了千古为人歌咏的月亮。但是太阳太崇高尊严了,它只能垂顾保育隶属于大自然的万物,无暇及于人为的事物,于是在朦胧中显得古色古香的点缀;在日光中只觉得陈旧破敝,在月光下显得神秘艳异的装饰,在日光中只觉得荒谬可笑,在灯光下显得娇艳欲滴的美人,在日光中每见得脂粉狼藉;为什么?因为日光能深入,灯光月光只照在事物的浮面,不但不暴露它们的弱点,反而替它们加了一层光彩,蒙了一层轻纱,把所有的缺陷都遮掩了,日光给人清晰的理解,可是它把想象围住了。

   阳光不但有色,它也有声,一有了阳光,一切活泼蓬勃的声气就从四边腾身而起,和阳光的活跃打成一片。每逢好天气下了百叶窗,你简直可以听见阳光在外面抵门,你闭着眼不理,眼前只见一片红,再闭紧一点,就是一片绿,窗外的温暖随着颜色的诱惑透进来,逼得你不能不开窗,于是一片耀目的白光从外面直泻进来,毫不客气地占领了每个角落,活泼泼闹营营的把室内的肃然之气都赶跑了。阳光是热闹好动的,有阳光的地方,没有工作,就有游戏,已经长成的人,半生受磨挫,不免把一股热情朝气压制了下去,在阳光普照下,看上去多少有点疲劳委顿,小弱可怜,只有天真无邪,生气蓬勃的小孩,才能在此时此地,保持他原有的尊严。大概因为这个缘故,所以一切威仪礼节,都在屋子里行使,人越要显得庄严,越向暗里退缩,试看那些大教堂大城堡,都造得深遽巍峨,包蕴着一片幽暗静穆,人更用种种方法,像刻花玻璃和小窗格之类的东西,来约束这恼人的光亮。经过几重抑屈磨折,放进来的阳光也已成了阴光,才勉强能和屋内肃静森严的空气调协。

   真的,越是微弱的光,越是可爱。光和黑暗是分不开的,非有黑影的对照,不能衬出光的美丽。月光原是阳光的反照,不过月光穿过浩浩万里的深蓝,得了一股青气,而且随着月光,总带来无数黑影,一丛丛,一簇簇,浓的,淡的,密的,疏的,叶下花旁,都可躲藏一二精灵,所以千万年来,无人不爱月亮。世上最灿然耀目,惊人魂魄的光,要算闪电;闪电神速得叫人透不过气,又美丽得迷人眼目,让人怕,又让人爱,因为在每一闪烈光之后,随着就是深沉得不可测度,广大得漫无边际的黑暗;这时你徬徨失措,莫知适从,真到第二道更精彩更惊人的光又把你从深壑中提将出来,使你看见大风暴来袭时一切可怖的景象。灯笼蜡烛所以引人,大半因为它们所掷下的黑影,越是光线小弱,越能照出变化无穷,奇伟突兀的影子。烈日下的人影,瘦瘠短小得全无生气,到夕阳西下,人影已随着长大变活,蠢然欲动,点上蜡烛之后,影子才真正得了生命;这时它活跃跳动,来去无定,忽而臃肿肥矮,忽而修长灵活,你回观壁上,为这黑魆魆的巨人所惊,转眼间,它又倏忽不见,再转身时,它又悄无声息的偷到你背后,你不动,它隐隐对你奸笑,你稍一转侧,它张爪扑来。

   你向前,它悠悠地向后退,谦虚地缩小了身子,你退后,它又复伸展得庞大可怕。这时的影子奸险狡诈,已不由人控制了。所以挑灯独坐,实际有两个人。虽然你的影子捉摸不定,又淘气又不听话,它到底是你的一部分,虽然它不免惊了你,它到底也忠心的伴着你,你喜欢它犹如你喜欢自己的坏脾气,来的时候觉得它恼人,去了又惦记着它了。

   月光烛光电光带来了黑暗,黑暗又带来了静穆。烛光柔,月光静,电光更静,正如做事迅速的人,来去无声。当电光掠过高空,向你身旁闪来时,它的轻疾冷静,直使人嘿然不能作声。虽然随着来的是排山倒海的风雨,惊天动地的雷霆,但是这些响声丝毫不能扰乱它,它孤高脱群,来去无踪,当风雨在呼啸吼叫的时候,它幽然谈笑,轻快的溜走了。经宿的雷雨吵得你不能安眠,然而最生动的印象还是电光轻冷的一闪。

   光和黑暗永远在相追随相角逐,它们积不相能,而谁也离不开谁,就是在日中太阳照得顶利害的时候,你也可以在屋后树下找到一些黑影,日光越是烈,黑影越是浓,它比往常瘦硬干枯,可是比平时更坚定不移,太阳向西转,黑影向东走,怎么也赶它不掉,直到太阳累了,奄忽而逝,于是阴影覆载了整个世界,可是月光星光雪光又何尝给它完全掩灭?

   征服世界不是容易的事,黑夜从高空冉冉而降,吞灭了万物的颜色形状,可是地下开着的小白花倔强地举首鹄立,黑影虽在白花四周聚来,一片朦胧中,无数的白点像浇不灭的火星,仰视辽远的天空里,骄傲的对着闪烁的小星作会心的微笑。

   只有在有云的日子,括沙的日子,光和黑影才溶成一体,广场上没有强光,屋背后没有阴影。可是它们的携手难得好果,下雪前的阴霾惨淡,下雨前的泥泞险恶,括沙时的昏闷重浊,都使人颓丧,只有黄昏的一刹那,光和黑影才真正的融合成一片,这时一切的挣扎战斗都止息了,四周柔和宁静,朦胧得透明,模糊得轻软,然而又并不催人入梦。蝙蝠是个聪明的动物,它挑了这个好时辰从洞里钻出来,半飞半扑的在低处回旋,它没有勇气在强光中活跃,也没有力量在高空里翱翔,暮色中,它别致的体态,怪诞的行动,倒也别有风味。它们不停的在你眼前掠过,又渐渐消失在夜色里。

   夜色渐渐浓了,人心中也随着变得宁静愉悦,四周的动静,都由听觉来分析体会。声音从四方浮来,有层次,有秩序,洪大的声音下藏着纤细的,重浊的声音后跟着清朗的。风声、雷声、海涛声、暴雨声,这时格外刚劲有力;细雨的淅沥声,蚕啃桑叶的嗤嗤声,落叶擦地的悉索声,啄木鸟啄树的必剥声,这时格外轻悄细致。整个宇宙是个庞大的乐器,发出的各种声音都有节奏,有韵律,而这节奏韵律,必定得在暗中才能领略得尽,因为唯有在暗中,你才能全心倾听领会。

   但是所有的声音中最好的还是人的声音,你有没有在暗里听见你所最爱的声音在叫你唤你?这声音出乎意料的温柔亲切,比白天更清晰动人,它可以带来说不出的感觉,无穷尽的回忆,你骤然听见,如受雷轰电击,一时嘿然无言,你心神飞越,飘到遥远的童年去,又像在半醒的状态中,躺在小床上瞭望天边初现的繁星,耳边飘来这熟悉温柔的声音,于是你觉得一切都有依靠,可以放心了,你微笑着,满心安慰,满腹希望,让黑夜把你卷进了梦乡。
扩展阅读:
1 http://www.blog.edu.cn/user1/1812/archives/2007/1630575.shtml
2 http://weilingcha.spaces.live.com/blog/cns!2482744dc39e2041!390.entry
3 杨绛:“记杨必”,《读书》1991年第2期。
4 http://www.frenchblue.tianyaclub.com/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826832&PostID=13055723
5 凯迪文库:苏三:文集:http://ww.cat898.com/lib/readtext.asp?textid=614
6 新浪blog我心飞翔: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71100010082w3.html
7 零度写作:刘漫流:“2002’翻书偶寄(1)”(http://www.ldxz.com/ReadNews.asp?NewsID=795&BigClassName=%CA%E9%B7%BF&SmallClassName=%CD%A8%D0%C5&SpecialID=63,2008年4月3日登录)
8 语文论坛:《现代语文》书评(来源:晓雾)(http://bbs.ruiwen.com/cgi-bin/view.cgi?forum=12&topic=660,2008年4月3日登录)
9 天涯社区:兰若低眉:[书余文字]曾是惊鸿照影来——夏志清与他笔下的女子杨必(转载)(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94199.shtml,2008年4月3日登录)
10译文论坛:高脚灯:[转帖]翻译作品百年回顾之不完全版(http://www.stph.com.cn/mybbs/Announce/announce.asp?BoardID=10&ID=28244,2008年4月3日登录)
11吴玲:“灵活生动 俏皮机敏──谈杨必译《名利场》的遣词艺术特色”(《安徽文学》2007年第11期)
12伍华民:“文学翻译中的单词分译──杨必译《名利场》学习札记”(《外国语》1987年第2期)
13李端严:“杨必译《名利场》技巧举例”(《兰州大学学报》1980年第4期)

 

·上篇文章:李士俊
·下篇文章:张谷若
 许渊冲
 邓小平英文翻译高志凯
 朱彤-外交部美女翻译
 冀朝铸-共和国第一翻译
 玄奘
 汝龙
 钱春绮
 达赖喇嘛的藏语翻译降边嘉措..
 学生翻译闯荡广交会 感受酸辣..
 张建敏:风光背后是辛苦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返回
  关于我们 广告 免费发布 网站声明 友情链接 外语院校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7-2009 『翻译界』网 版权所有
ICP09190054